无机防火堵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机防火堵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别不承认你一直都在伪装霍州

发布时间:2020-10-18 16:45:27 阅读: 来源:无机防火堵料厂家

我们都清楚的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片“禁地”,在那里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敏感和脆弱。

也许他们只看得到你笑颜如花,却不曾得知你也会在深夜咬着牙哭泣;也许他们只看的你活力四射,却不知道你也会疲惫的不想从床上爬起来。

又也许,他们只看到你横眉冷眼不曾展颜,却不知道你也会因为一部烂俗的电视剧感动的不能自已......

在人群中你只能摆出对外的那张面孔,或许温柔,或许严肃,或许活泼,那是你的保护色。

可独处时,你又是怎样的呢?

还温柔么?还严肃么?还活泼么?亦或只余下疲惫和脆弱?

被你藏起的所有快乐与悲伤,旁人都不得而知。

直到2003年的那个愚人节,张国荣从文华酒店24楼一跃而下,世人才知道,这个一直以来有着那样明媚笑容的绝世巨星,内心里到底忍受着多大的痛苦。

王家卫曾说过一句:“张国荣就像花蝴蝶,在片场所有人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张国荣不止是在片场像花蝴蝶,在生活中他一直也是以“花蝴蝶”的样貌示人。

张国荣喜欢热闹,爱玩、爱笑、爱吃、爱呼朋引伴,这是整个香港都知道的事情。

他是出了名的喜欢打麻将,只要一有空必定会叫上几个好友组一桌麻将,打麻将的时候一定要吃饭喝茶,聊八卦,一定要笑的最大声,笑的最开怀。

他也最喜欢开玩笑和捉弄人。

那年拍《霸王别姬》,葛优得知张国荣居然年长于他的时候,惊讶不已。

但张国荣一反常态,笑而不语,后来他送给葛优一张自己的演唱会CD,上面写了几句赠语,落款处写着“赠与葛优贤弟。”

他也最随性洒脱,98年张国荣加盟环球,为表示重视,当年的签约仪式采用的是当时非常先进的全球网络直播形式。

那样隆重且万众瞩目的场合里,张国荣仍像在家一样自在,和主持人聊到高兴处,只见他忘我地把鞋子一脱,光脚盘腿就窝进了沙发里。

后来还是记者不好意思地提醒,这是全球直播,张国荣才表情淡定,无比自然的又把鞋子穿上了。

还记得有记者问张国荣,世界末日要干什么,他的表情忽然变成了那种他特有的调皮: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祈求上帝他老人家一定要提前一点通知我一下,让我有时间把嘉玲,王菲都叫到我家里来,然后加上和唐先生。

我们四个一起开一桌麻将,一直搓啊一直搓,最重要的是刚好胡一把大三元,这样人生才比较过瘾!”

离开人世之前一定要热热闹闹,开开心心,一定啊要过瘾,他当时这么说。

就是这样一个人,那样活泼开朗,随性洒脱,那样喜欢玩闹,喜欢逗别人笑,那样自然不做作,所有人都以为这样的他该是开心的,是快乐的,是没有忧愁与哀伤的。

可没人知道,他拍着最无厘头,最引人捧腹的电影的时候,也是他最敏感最脆弱,最饱受病痛的折磨的日子。

那时候,他努力的在公众面前扯起嘴角装作一如既往的开心,可私下里很多次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

也许还是音乐最能代表他当时的心境,你听他唱《侧面》:

掩盖点会否好过一点

倾斜点会否感性一点

夜晚会面 白天道别

才没有弱点

还有那首《我》,歌曲的来历其实很简单,那时候他被媒体攻击,被公众质疑,他有很多的焦虑,但不想服输,于是打定主意唱一首表明心智的歌。

所以他打电话给林夕说:“喂,你有没有看过一出戏,叫做《假凤虚凰》?”

林夕说:“看过,怎么?”

“里面有句‘I am what I am’,我想你拿它做第一句,你帮我写歌。”

“这样啊,好,你等我来啦。”

歌曲出来了,最早的粤语歌词里这样唱:“我是我,多么特别的我。”

歌声里有自信,他本是想向世人展示他的勇敢,但总是唱着唱着就湿了眼眶,因为他知道,这首歌里也有那种宿命般的哀伤,他逃不过了。

三年后,那个四月第一天的下午,被抑郁症折磨了好几年的张国荣西装笔挺的来到文华酒店的私人会所,进屋之前还和服务员要了纸和笔。

他写下那封绝笔,他说他太辛苦了,不能再忍受了,然后纵身一跃。

他曾也想把这些哀伤都藏起来的,但是没成功,他还是没能救回自己。

那样开朗爱笑的人,终是被自己心中的另一个悲伤脆弱的自己打败。

周星驰56岁了,一头白发,脸上也都是岁月的痕迹。

没戏的时候他几乎不会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有戏的时候跑宣传,也鲜少有人见到他真正露出笑颜。

去年向太炮轰周星驰,长篇大论洋洋洒洒陈列出那么多条“罪证”,他只回应了一句:“对不起,我老了。”

电影里他总是巧舌如簧的怼人无数,到了现实中,他张口却只是三个字:“我老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才发现,这个在荧幕上无所不用其极的搞怪、引人发笑、创作出一部又一部经典作品的喜剧之王,其实私下里笨嘴拙舌,甚至不爱笑。

其实有时候喜剧比悲剧更难演,尤其是这样无厘头式的喜剧,全都天马行空的笑点,想让观众真心诚意的笑出声太难了。

但周星驰就是做到了,1992年,香港票房前十名电影中,有七部是周星驰的作品。

这项纪录至今无人打破,后来,人们将那一年成为“周星驰元年”。

2002年,《少林足球》横扫金像奖,那是周星驰第一次获得金像奖,那年他四十岁,张敏仪颁奖的时候说了一句:

“因为周星驰,很多香港人在不开心的时候也能笑一笑。”

几十年的演艺生涯,上百个肢体夸张,表情更夸张的底层小人物,无数种影响后世的喜剧表演的手法。

多少年来,多少人因为他捧腹啊,可私下里呢,却是出了名的孤寂。

他每天不是在工作,就是自己闷在家里,不会进行什么娱乐活动,最多就是吃个饭,或者骑自行车运动一会儿。

香港媒体都知道,所以从来没人去拍他。

他还有些恐惧社交,有次周星驰受邀到北大演讲,上千人等在广场上,作为主角的他却不见了踪影。

后来才知道,他不是耍大牌迟到,而是因为过于紧张,躲进了学校的食堂里。

在戏里,他总是巧舌如簧,耍贱卖乖,可面对镜头,他总是会紧张得手足无措,即便已经成名很多年了,他还是会表情僵硬。

有一次他和刘德华同台表演,刘德华神态自若,表演得当,周星驰却像个木头杆子,表情呆呆,身体僵直的站在一旁。

刘振伟曾说:“其实他是个害羞的人”。

害羞到什么程度呢?

当年拍《大话西游》,周星驰想和刘镇伟谈戏,却始终不好意思开口,最后还是写了张纸条,偷偷从门缝塞进了他的房间里。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害羞和闷,他身边其实没什么朋友,反而有很多曾经的朋友还与他分道扬镳。

多年的好友宋子文说:

“他过分讲原则,私下里要跟他讲人情,他无法接受。连利用贩卖他的可能性都没有。他从来不参加活动。整天能把自己关起来个把月,哪怕只叫外卖也没关系”。

“他没有派系,没有拢着一帮兄弟当大哥。他一直是孤家寡人,单打独斗,他一直很封闭”。

他甚至连网络和社交媒体都不喜欢:

“我总觉得电脑有好多电波,虽然我见不到,但我感觉得到—哇、哇,那些电波好厉害。

在公司我会上网,在家就没有,电脑也没有,通常手机也关了。我不想有很多电波在这里“嗡嗡嗡”。”

封闭,孤独,这就是周星驰本质,所以他也曾自嘲的说过:“应该没多少人喜欢我的为人。”

可能也是因此,年过半百的他依然独身一人,从前那些举世瞩目的爱恋,一个个都只成了过往。

很多年后,他接受柴静的采访,谈到感情问题,他面带平和的笑容,说:“时间不多了,我看应该没机会了吧。”

过了一小会儿,他又小心翼翼地问柴静:“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多年前《大话西游》的那一句:“他好像条狗啊。”

还有《喜剧之王》里:“小姐,如果你非要叫我跑龙套的,可不可以不要加一个‘死’字在前面?”

这些经典片段都让观众们放声大笑,他们那时候还不知道,那是周星驰自己血淋淋的伤口。

既然伤痛无法感同身受,那不如所幸淬炼成光影,让他们去笑吧。

那是一整个时代啊,他从“星仔”到“星哥”再到“星爷”,他逗得全世界都捧腹,自己却躲在荧幕后面,小心翼翼的捧着自己的脆弱,感受自己的孤独。

随着成长,我们越来越会伪装自己。

可能表面上越是开朗的人,内心越深沉孤寂;可能表面上越是强大坚韧的人,内心越是敏感脆弱;又可能表面上越是风淡云轻的人,越容易独自在夜晚泣不成声。

你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脆弱,于是谁都不知道你的伤痛。

我见过很多这样的女孩儿,白天衣着得体,妆容精致,高跟鞋踩在地上连“蹬蹬”声都显得那么雷厉风行,好像她们无所不能。

可晚上回到家呢,最先迫不及待的脱掉高跟鞋,然后换上一身舒服的衣服再卸了妆,连做饭都嫌累,只是泡一碗面窝在沙发里看几集烂俗的电视剧。

也总有那样的男人,白天工作晚上应酬,花费大量的时间去为自己求一个前程,为家庭求一份安稳,他们总在笑,总是精神十足。

可当他们终于可以自己独处时,总是会先把衣领松开,活动活动早已僵硬的身体,点一根烟,或者是深深叹一口气,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只是呆坐着,放空一会儿。

现实生活太累了吧?长大成人太难了吧?你那副无所不能的面具戴久了也太辛苦了吧?那个被你藏起来的脆弱的自己太孤独了吧?

谁都不知道,你只是告诉所有人你一切都好,所以谁都不知道你的疲惫。

可这也没什么不好,终有一天,那些脆弱和孤独都会被淬炼成刚,那个战胜了自身脆弱和孤寂的你,将变成真正强大的你。

那时候,你终于不再伪装,因为从此以后,这世上再也没什么能伤害到你。

就像泰戈尔的那首诗:

“长日尽处,我站在你面前,你将看到我的伤疤,知道我曾经受伤,也知道我已痊愈。”

那么,一直这样辛苦的伪装着的,却又如斯坚强的你,还好么?

(淘漉音乐原创)

油温控制设备

在线溶氧仪

仿古铝花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