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机防火堵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机防火堵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网游与Bug之间不得不说的事

发布时间:2021-01-22 05:46:55 阅读: 来源:无机防火堵料厂家

“碧油鸡”这个形象是在我便秘蹲坑的时候悠悠然从我的脑海里走出来的。我告诉自己,它应该有着一身绿得发亮的羽毛,油滑得像蜥蜴一般的体表,长着一对与之娇小体型所相称的贼眉鼠眼,并且具有高超的隐蔽和反侦察能力。碧油鸡不是一只一般的鸡,首先,它不是从蛋里生出来的,所以它没有父母,自然也就无所谓姓甚名谁,碧油鸡就是碧油鸡,它摇晃着肥硕的躯体从程序漏洞里挤出来,东看看西看看,努力想要弄清自己的存在意义;其次,碧油鸡不是一只好鸡,但是它很抢手,很受欢迎,这当然是在它表现出“利国利民”的那一面的时候,一旦碧油鸡发起了脾气,人们就会惊慌失措,惟恐避之不及,因为它的破坏力,小到只能在米袋上啄出一个小洞,大到能掀翻整个谷仓;最后,碧油鸡的创造者,我们说的当然不是它的父母,而是粗心大意的“程序猿”,他们一点都不喜欢碧油鸡,甚至于,把防止碧油鸡的出现当成了自己的工作,这就让碧油鸡成为了他们眼中人人喊打的老鼠。但众所周知,老鼠是很狡猾的,所以碧油鸡也很难对付,而程序猿和他们的战争亦已绵延了数个甲子。不幸的是碧油鸡占据了很大的优势,因为前者越是努力,它们繁殖的速度就越快,杀伤力就越强,所以对付碧油鸡的程序猿们始终任重而道远。

瑞文戴尔男爵一定对这样的Bug深恶痛绝

人到哪里去了?一定是我骑龙的方式不对

当版本更新的时候总会出现这样的那样的问题

说了这么多,你可能明白了,也可能更疑惑了:碧油鸡究竟是一只怎样的鸡呢?不要着急,我的面前就有这么一只碧油鸡,它看起来慈眉善目,人畜无害,而且似乎很乐于与人类交流。所以我决定坐下来跟它谈一谈关于它的一切,希望它会欣然应允。

小标题:“事实上,对于玩家来说,碧油鸡只能分为‘可利用型’和‘不可利用型’,而对于运营商或“程序猿”们来说,所有的碧油鸡,都是坏东西——当然,如果硬要分的话,那就是‘可修复’与‘不可修复’了。”

黑石深渊的无限小怪Bug掀起了一阵带小号的高潮

馆长的Bug打法让T4手变得唾手可得

“鸡兄你好,”我抱着一堆资料,讪笑着走到它的面前,“我看你面目俊朗骨骼惊奇,定然是……”“客套话省下来,”碧油鸡对我挥了挥油绿绿的翅膀,“拿点干货出来,谈话才有继续的可能。”“您说的是。”我点了点头,然后从资料里抽出了一张,开始大声朗读:

“碧油鸡”一词的原意是“臭虫”或“虫子”(B-U-G),这个说法的由来是,当初第一代计算机是由许多庞大且昂贵的真空管构成,由于大功率运行所产生的光与热,致使一只小虫子爬进了一支真空管内,整个计算机系统也因此瘫痪。在工程师清查真空管并捉出这只小虫后,计算机又恢复了正常工作,因此“碧油鸡”这个词就被沿用下来,用来表示电脑系统或程序中隐藏的错误、缺陷、漏洞等问题。

大名鼎鼎的魔兽世界中至今仍存在着3000余个无法修复的Bug

盛大对沉船门的处理方式激起了玩家的不满

不管是谁的错,沉船门已经严重破坏了游戏规则

而游戏中的碧油鸡,尤其是网络游戏中,玩家对碧油鸡的接触相当频繁。根据碧油鸡所导致的后果,大致可以分为两类:良性碧油鸡与恶性碧油鸡。前者往往不会导致严重的后果,所以经常被玩家利用来加快游戏进程或谋取“非正当利益”;后者则是游戏的硬伤,会严重影响玩家的游戏进程甚至是终止游戏程序,例如正常操作中,由于执行文件冲突或错误不兼容而导致的系统自动退出或者服务器断开等等。

无意冒犯,终生与“碧油鸡“对抗的“程序猿“实在是干得多拿得少的典范.

馅饼当前,趋之若鹜

“啧啧啧,有点意思,但是不够深入。”碧油鸡摇了摇脑袋,然后看了我一眼,“事实上,对于玩家来说,碧油鸡只能分为‘可利用型’和‘不可利用型’,而对于运营商或程序猿们来说,所有的碧油鸡,都是坏东西——当然,如果硬要分的话,那就是‘可修复’与‘不可修复’了。”“愿闻其详。”我必恭必敬地说道。

在我们的家族里,‘不可利用’的那部分几乎不会出现在玩家的视野里,就算有,大多也都是眨眼即逝,刚一露面就被程序猿们抓走和谐掉了。但是我们有很好的隐蔽和反侦察能力,所以大部分都转入地下,成为了台面上看不见的‘隐性’碧油鸡。程序猿们管缉捕我们的过程叫做‘嘀!碧油鸡’(Debug),但是‘嘀!碧油鸡’的工作可不是只有他们在做。玩家很闲,他们在游戏中的时间就更是闲得蛋疼,所以就有些家伙专门去勘察我们的蛛丝马迹,一旦发现了‘可利用型’的碧油鸡,哼哼,好戏就上演了。对了,你这有《龙之谷》‘沉船门’的资料不?”

“有,当然有!”我赶紧翻找资料,抽出其中一张递到了碧油鸡的面前。

小标题:“毕竟在这个地方,开车关掉远光灯都未能成为一种惯例,玩家在唾手可得的非正规利益之前能够不心动,谁能保证呢?”

“‘沉船门’事件指盛大所代理的网游《龙之谷》副本出现Bug而引发的外挂事件。由于龙之谷的副本都是在同一平面 ,理论上是可以通过移动坐标的方式找到Boss从而利用Bug。而沉船门事件就是在《龙之谷》里一个沉船副本里发生的,”碧油鸡挖了挖鼻孔,顺手一弹,“恩,典型的‘可利用型’碧油鸡引发的群体事件,有点意思。”

“在这次事件中,我的同胞们可算不上是罪魁祸首。孵出它们的那颗‘蛋’,来自于2010年10月19号那次所谓的全球同步更新。按理来说,国服的更新都会有几天甚至是几个月的延迟,等到版本正式上线的时候,‘嘀!碧油鸡’的工作早就在外服完成了。至于这次‘沉船门’为何惟独发生在国服或者仅仅在国服形成了这么大的候’,哼哼,这个问题还是留给你们这群人类来回答吧。”碧油鸡冷笑一声,听得我出了一身的冷汗。

“‘沉船门’事件导致的恶果便是经济系统的崩溃,许多服务器的价格在之后很长的时间内都没能恢复正常水平。运营方盛大在21日进行了漫长的临时维护,并宣布了对此事作出的处理:对于近日利用游戏内Bug获得非法利益的账号,根据运营政策已经进行了永久封停处理,并对其非法收益进行收回。回收将采用回档的数据方式进行。哦,没完,这还有呢。此次维护之后,玩家会得到一定的补偿,疲劳值、掉宝率、经验值,真是有够丰厚的……”碧油鸡把资料念完便随手一丢,顺便还踩了一爪。

“这就好比有人在地上丢了一个饼,结果去捡,去拿的人都膝盖中箭了,丢饼的家伙还会跳出来说:‘怪你们素质太低,活该。’这就是我对‘沉船门’的看法,欢迎对号入座。”碧油鸡不屑地笑了笑。我点点头:“机会主义作祟,所以玩家们才会对于这些‘福利’趋之若骛,并且把利用“碧油鸡”看成了理所当然。一旦遭到封杀,便不自觉地把责任推向运营商。这也是为什么事件处理结果出来以后,大多数玩家表达了对《龙之谷》这款游戏的失望以及盛大网络对外挂的态度的失望。毕竟在这个地方,开车关掉远光灯都未能成为一种惯例,玩家在唾手可得的非正规利益之前能够不心动,谁能保证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事发之前,也就是9月9日,盛大已经完成了对《龙之谷》开发商Eyedentity Games的全资收购,也有可能是对旗下公司督管不严,也有可能是收购初期的磨合未完,总之,对于‘自家人’犯下的错,盛大网络表示的反省程度似乎不够,亦缺乏诚意。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对于‘沉船门’事件得出的结论也是有所迥异的。”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作为一个局外人,你对这件事的看法倒是透彻得让我惊讶。”碧油鸡面有讶异之色,似乎对我有所改观。我摇了摇头:“不,我也曾入过局,作为一个‘魔兽’玩家,我的膝盖也中过一箭。”“哦?说来听听。”碧油鸡看着我,似乎被勾起了兴趣。

小标题:“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歌剧院碧油鸡,当年九城那一刀砍掉了数不清的帐号,雷厉风行甚至是矫枉过正的作风,让多少玩家寒心。”

“我刚开始‘进山’那会儿正逢全民卡拉赞时期,一进主城就能看到各式各样的卡拉赞野团喊人。在那个时候,只要是一个70级的角色,只要你的身上不是‘迷彩服’,几乎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团打,啊……那真是一个美好而又纯真的年代……不过你知道,越热门的东西越容易受到投机取巧者的青睐,2.3版本之前的卡拉赞就是这么一个地方——歌剧院无限刷牌子、馆长跳石像打法、老狗埃兰的卡门打法,等等等等……这些碧油鸡有些被及时‘嘀’了,有些则没有。而利用这些碧油鸡的人,根据影响游戏平衡的程度,有些侥幸逃过一劫,而有些却永远被迫离开了艾泽拉斯。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歌剧院碧油鸡,当年九城那一刀砍掉了数不清的帐号,雷厉风行甚至是矫枉过正的作风,让多少玩家寒心。有人甚至因此与九城对薄公堂想用法律途径讨回帐号。而那场战役的结果至今仍令我记忆犹新:九城败诉,法院判决九城恢复玩家游戏角色和装备。那,可真是一场‘伟大的胜利’。”

“听起来话里有话。”碧油鸡插了一句。我笑了笑,抽出了另外一张资料,那是当时九城(如今代理商换成了网易)和暴雪共同为玩家量身打造的霸王条款,念道:“按这协议上的说法,玩家帐号应该算是运营商的财产,既然前者违反协议利用碧油鸡破坏了游戏平衡,那么九城完全有理由根据条款收回帐号——用《结果,抬》里的一句话概括:‘亲爱的玩家,我是你爹’。可惜暴雪和九城的算盘打得再精也不能与现行法律对着干,所以这个爹还是被玩家给坑了。事实上,这场玩家和运营商之间的对弈并不平等,前者依靠法律,后者仰仗协议;运营商能给玩家的最严重处罚是封号,而玩家让运营商付出的代价有打脸、赔钱,以及将来可能要面对更多诉讼的隐患——一个被封号的玩家赢了,就会有千千万万个被封号的玩家站起来,告诉九城:对不起,请把帐号还给我们,因为这是我们的权利。”

“这么说你可怜九城?”“那怎么可能?我也是个玩家,但我不在之前所提的那帮玩家之列。事实上,我是个合法‘山民’,不用外挂,更不敢用碧油鸡,直到现在,我还没搞清猎人的仇恨分离是什么原理呢。我想说的是,在已知碧油鸡可以获利的前提下,大部分玩家都加入了‘碧油鸡党’,那么对于我这种‘傻瓜’来说,是不是有点儿不公平?当然,我也和大家一样趋利,我对碧油鸡敬而远之的心理更多是出于对封号的恐惧而不是对规则的遵守,因此在多数人毫不犹豫地踏上小康路的同时我还驻足在原地做着哈姆雷特:用还是不用碧油鸡,这是个问题。”

“哼,人性……”碧油鸡的话说到一半,突然一只网兜从天而降,牢牢地把它罩在了里面。我抬头一看,它的背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只全副武装的“程序猿”,一边按着碧油鸡头上的捕鸡网一边说道:“终终终终于抓到你了!!”像是已经料到了这个结局般,碧油鸡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脸上始终保持着淡然自若的表情。它被“程序猿”从网里拿出来,关在了背后的笼子里,然后随着他转身离开。突然,笼子里的碧油鸡向我伸出一只翅膀,做了一个四指收拢拇指朝天的“手势”。我愣了愣,随即便明白过来:这意犹未尽的发言尚未结束,我相信总有一天还会再见到这抹绿色的身影,因为它告诉我——

焖鸡棋牌

中华英雄官方版

抢滩登陆3DBT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