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机防火堵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机防火堵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合租时代80后90后怀揣理想义无反顾找房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4:04:29 阅读: 来源:无机防火堵料厂家

新合租时代:80后90后怀揣理想义无反顾找房

在天津,每年的这个时节都会出现租房热。新一届大学生毕业之后,愿意留在天津工作,对于他们来说,最紧迫的任务就是找到一间合适的房子。若问诸位房客租房最在乎的问题是什么,绝大多数人给出的答案是租金。的确,刚刚参加工作或是尚未找到工作的年轻人,他们本身没有资金积累,很多时候还需要父母接济度日,在租金低廉的条件下,很多年轻人住进了合租房,甚至是群租房。记者在采访中看到,西青区的姚村、傅村、侯台,南开区的华苑、王顶堤、鞍山西道,和平区的电台道、气象台路,津南区的双港,河西区的小海地等紧邻大学的社区成为了租客的首选,那么在合租、群租的过程中会有哪些鲜为人知的苦辣酸甜?记者带您一探究竟。

合租群租 品味酸甜苦辣

从同学到邻居的身份转变

“90后”大学生小鹏今年6月顺利拿到了天津师范大学的毕业证书并取得了学士学位,原籍河南的他选择留在天津工作。他说:“天津的工作机会多,而且这边的环境比郑州、洛阳都要好。大学四年在津生活,已经熟悉了这边的风土人情,最终还是决定在这里找一份工作。”毕业了,住了四年的寝室不能再住了,摆在小鹏和同学们眼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去哪里住。几位平常关系不错的同学合计着,是不是在学校周边的姚村、傅村找一套房子。小鹏说:“我们下手晚了,很多性价比高的房源早就被同学们预订一空,留给我们的房子价格相对高一些。”眼看着距离学校腾空宿舍的时限越来越近,他们同学四人选择了姚村公寓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租金为2400元/月,均摊到每位同学每月需要付租金600元。

600元的租金对于这些初涉职场的年轻人来说,担负起来不是很轻松。小鹏告诉记者,房东要求至少付一个季度的房租,并且用一个月的房租做抵押担保,也就是说入住之前每人需交2400元的租金,这笔钱是找父母要的。办妥了一切手续后,小鹏和同学们开始了合租生活。小鹏说:“和同学一起住最大的好处就是彼此放心,避免了陌生人之间的互相提防,大家更可以互相照顾。”

过去是同学,现在是同在一个屋檐下的邻居,身份的转变并没有丢失同窗时的那份温情。小鹏给记者讲述道:“前几天,我出门办事,出门前看到天空是晴朗的,谁也不会想着随手带伞,但到了下午5点多,天空变阴沉,接下来大雨倾盆。此时我正好坐在公交车上往家里赶,眼看着公交车出了外环线,距离终点站越来越近,我的心就开始忐忑了,恐怕要淋雨回家了。我一个大小伙子在伏天淋雨不算事,回家洗个热水澡就好了,可书包里的笔记本电脑、照相机一旦遭雨淋很可能出现故障。此时我同学打来电话,她在电话里说:‘外面下那么大的雨,知道你没带伞,你到哪儿了?我去公交站接你。’顿时感觉心里很温暖。”说完温情的事,也有开心的事。每天四位同学有序分工,有人负责买菜,有人负责做饭,有人负责刷碗,有人负责收拾厨房,日子过得有条不紊。饭桌上大家会讨论娱乐八卦,也会把工作中的新鲜事拿出来分享,到了周末,两个男生会相约回到学校打一场篮球,女生则会手挽手看场电影,顺便把家里需要的东西买回来。每人每月上交500元生活费,加起来2000元被这四位年轻人安排得井井有条。

同学们住在一起不仅只有欢乐和温情,也会摩擦出一些矛盾的小火花。比如其中一位女同学比较懒惰,自从搬进这个家后,就没有拖过地,大家看在眼里,偶尔会提示一下,但毕竟同学一场还需要包容,更多的时候是住在这里的男生多做一些。不过大家也有策略来整她,每次交伙食费时,总是让她多放点血,对于平日里不怎么干活的她也算是一点小小的惩罚。

小鹏说:“虽然我们都找到了工作,但赚到的钱根本不够花,仍旧需要靠家里养活着。对于我们来说虽然看上去像是有个家,但总是没有家的感觉,心思也是浮漂着,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样游荡的生活。夜里睡觉总要醒好几次,心里总感觉不踏实,没有归属感。这也许是我们在外漂泊人的共同特点。比起那些过着群租生活的同伴们,我们几个的小日子还算过得幸福,住着10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拥有着良好的环境,吃着自己做的可口饭菜。在一块儿生活难免会有点矛盾,快乐总比矛盾多,凡事要向好的一面看。我们几个还相互比着看谁能在天津先立足,买下属于自己的房子,这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个不小的挑战,没有压力哪来的动力,为了我们的家也要奋勇直前!”

【感悟】走出了校门感觉一切都改变了,过去总觉得柴米油盐酱醋茶离他们还很远,可是现在却已经到了眼前。虽然有些不适应,但想到自己已成年,很多事情也要学着干。水煤电费要自己去交,马桶脏了要自己去刷,垃圾满了要自己去倒,地板脏了要自己擦,饿了要自己做饭,曾经学生年代的他们根本不把这些放在眼里,因为在家里爸妈会替他们做这些事,在学校有专门的后勤人员来做这些工作。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已经不再属于这一群走出校园的社会新人,学生已不再是他们的代名词。

从网上寻找合租好友

家住本市西青区的李志进自从毕业后就留在了中心城区工作,为了避免每天的舟车劳顿,他还是选择在距离单位较近的鞍山西道附近租房生活。聊起找房时的经历,李志进说:“那时大学刚毕业,幻想着能够摆脱父母的管束,自己在中心城区闯出一片天。于是我义无返顾地寻找房源,当时我已经在鞍山西道附近一家烘培店找到了工作,为求方便打算在周围租一套房。鞍山西道算得上繁华地段,而且周边高校众多,想找到合适的房子并不容易,大型中介不敢考虑,于是就多留意小中介和楼群里贴的小广告。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很巧合地发现了这处位于三潭东里的一居室,但月租1100元/月。如果我一个人租下来,显然有些奢侈,于是通过网络又找到了两位伙伴,这样一来租金省下一大笔钱,我们兄弟三人的合租之路也就这样开始了。”

合租生活起初,李志进和室友们也一度陷入窘境。从原来家务有父母帮忙到现在洗衣做饭全需要自理;从原来在家中家电齐全到现在仅有床柜厨卫;从原来和亲人在一起到现在和陌生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原有的生活状态一下被打乱了。面对这样的窘境,李志进说:“当时确实想家,但既然给自己定下了志向就应当硬着头皮闯,并且在市里上班确实开阔了视野,也让我交到了很多好朋友。我也应当锻炼自己,所以我决定咬牙坚持。”

脱离家长的怀抱迈向社会,刚走出象牙塔的他们首先要学会自立。而之前洗衣做饭全靠父母帮忙的他们一下子要学会这些,对于男孩子确实有些困难。洗衣服还好,勤洗勤搓就能解决问题。对于做饭,起初还是在外面买或出去吃,但一段时间下来发现这样挑费太高而且吃腻了,还是希望自己可以会做一些。于是三个小伙子开始学习做饭,刚开始是在网上搜菜谱,按步骤学习,慢慢地熟能生巧,现在他们已经可以做出很可口的饭菜了。李志进说:“我们兄弟三人最大的乐趣就是比赛做饭,不单单是口味上,还在造型上搞一些小创意,然后室友间相互评比。现在我们的手艺可谓是色香味俱全呐!”

现在李志进和室友都是关系相当好的铁哥们儿,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但每天生活在一起让他们亲如一家。李志进说:“其实我们一开始关系就不错,起初大家很谦让,对于地域差异、饮食习惯等方面问题也都互相磨合,有人爱吃米,有人爱吃面,大家也会有计划地进行调配。都是男生也不拘小节,有什么意见直接提出就行了。小吵小闹总归会有,大吵现象真没发生过。”

上个月,李志进和室友都用积攒的工资买了笔记本电脑,面对这样的改善,李志进特别欣慰:“刚搬进来时我和小伙伴们真的是惊呆了,根本没想到除了床柜厨卫就没有任何东西了。转念一想,在好地段租房这个价钱已经很合适了,我们也将就住下,然后‘合资’买了电饭锅,电扇等必备的家用电器。没有电视,没有电脑,下了班确实无聊,面对最多的电子产品就是手机。所以我们无聊时就下楼打球,或者自己看看书,我觉得这样也很好,不单单是锻炼身心,室友间的关系也不会因为整日对着电脑而疏远。”最近他们的新乐趣就是组团打游戏,赶上三人都在时就过瘾地大战几回合,这让他们在忙碌的工作之余又增添了新色彩。

【感悟】大家想到合租,只想到了其中的艰苦,却没能发现从苦中提炼出的乐是如此有趣味。从许多“80后、90后”出来闯荡的合租生活可以看出,如今怀揣理想的新青年,都在渐渐地走出温室,逐步迈出独立的脚步。

首页12末页

群租难寻家的温馨与舒适

在河东区新开路某小区,这个小区共有8栋高层建筑,每栋都有24层,单从外观看不出这些楼房与其他楼有什么区别,但走进其中会发现一些业主将房屋已经打成了隔断,弄了上下铺,一间80多平方米的房间住了10多人。

住在这里的小徐告诉记者,他是听同事介绍来这边居住的,之所以要选择当“蚁族”,蜗居在这里目的只有一个--省钱。小徐说:“我是安徽淮南人,今年从天津工业大学毕业后找到了一份工作,公司就在新开路一幢写字楼里。本月刚刚转正,每月实际到手的收入是2000元左右,2000多元在天津又要租房、又要生活的确有些难度,于是我只能压缩自己的租房成本,让这笔钱最多不超过我收入的1/5.算来算去,如果找一间距离公司较远的房子,400元能够和其他人合租一间,但算上公交费和时间成本并不划算,而新开路这边的确是内环黄金地段,租金很高,因此我只能委屈着和别人群租。”

记者来到这里,小徐一再叮嘱,千万不要拍摄照片,否则房客们会很有意见,现在相关部门并不支持群租,但对于他们来说,能有个安身之所已经不易,最好不要被声张出去,到时候他们连这样一张床都找不到了。进入小徐的“家”,记者发现,这是一间两室一厅的房子,建筑面积为89平方米,真正的使用面积为68平方米,硬是被有金钱头脑的房东给隔断成5个小房间,每个房间都有一道门,房间内被安排成了上下铺。由于房间太多,室内难言采光,有些房间需要终日开灯。

小徐告诉记者,他们所居住的房屋就像是个大杂院,从外表看与其他业主家庭并没什么不同,但进入之后就会看到一家一户闭门锁户。住了快两个月了,他和周围的邻居都不认识,“我每天下班之后已经是很累了,沾着床就睡着,根本没时间与其他租户交流。虽然彼此的交流不多,但彼此都是脸熟,平时在街上碰见了都会给对方一个微笑。”微笑就是他们最主要的交流方式。

群租会引发哪些矛盾呢?小徐说:“租客与租客之间矛盾较少,大家都住在合租房里了,谁还有心思吵架啊?但和其他业主还是存在矛盾的。比如我们楼下的业主,多次到物业办公室反映楼上住户动静太大。想想也是,这间房子如果是一家三口居住,即便闹出点动静也不会太大,但现在10多个人住在这里,动静肯定不小。尤其是,这些房客作息时间不统一,随时都会有人起床,楼下的业主肯定意见很大。再有就是电梯使用,每天上下班高峰,其他业主经常因为我们合租房内的租户高频率使用电梯而反感,有业主声称要多找我们收电梯费,因为别人家一天最多上下楼两次,而我们却是成几何倍数的增长,至少我现在已经习惯了步行下楼,上楼靠电梯。”

【感悟】群租是一种无奈,同时也是一种历练。群租是抛弃了自己的生活品质,追求更长远的发展。小徐说:“群租房根本不是家,我想在天津有个自己的家,但家对于我来说还是遥不可及的,目前的薪资水平只能让我找到一张床。”小徐心中的家最起码要能够生火做饭,最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大杂院式的生活,最起码需要有爱人和孩子……但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有点遥远。

关注合租 奋斗阶段不求安逸

大学生毕业了住在哪里似乎是个没人关心的问题。母校会教给他们“飞向梦想”的本领,却不会提供给他们一根歇脚的树枝。而社会也还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人们眼中的毕业生们仍留有“象牙塔”的稚气。所以,当学校的保护消失地飞快,一切未来又遥不可及的时候,也只能像这样合租、群租了,可以让这些左眼茫然右眼期待的孩子们歇歇脚。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对此很满意: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港湾,终于有了遮风挡雨的屋檐,终于自己的手指尖已经触碰到了梦想和未来。确实,暂时的租房生活意味着奋斗的开始,但是,当毕业生们突然发现所谓窗台阳光,爱犬花草的生活许愿到最后只兑现了一张床和一根网线,一切可就不再显得那么乐观了。

合租的第一个不便往往来自于生活细节的冲突。知名学者刘瑜曾经在美国和各国的同屋舍友为厨房清洁吵了5年。这不是吹毛求疵,这可是生活中的“国之大事”。住在一起,懒人和洁癖者,早睡者和夜猫子构成了矛盾共同体,彼此相互映衬而产生,彼此相互对抗而存在。当刚入住的新鲜劲和改变自我的一时热情渐渐褪去,生活习惯总会引发矛盾。因为一个屋檐下,彼此的生活范围总会重叠,绝对互不干涉不可能出现;因为都是独生子女,体谅和理解都离不开20多年来以自我为中心的计算法则,所以,生活矛盾的爆发只有早晚之分,很难有从一而终的平稳和睦。

合租的第二个不便在于居住条件的简陋。既然合租是从经济层面上考虑,所租的房子价格肯定不会很高,一些设施也肯定不会很齐全。这些较差的居住环境降低着年轻人的生活质量,也降低着他们的幸福体验感。狭窄的卫生间,破旧的家具,被杂物堆满的地面,如果自己真正能支配的只是一张覆盖着无线网络的单人床,谁也不会把这样的地方叫做“家”。当幸福感降低,除了努力奋斗离开群租房,更多年轻人感受到了沉重的现实,再加上让人疲惫的工作,年轻人开始重新看待自己--自己翅膀上的羽毛正在合租、群租的桎梏里慢慢脱落。

其实我们关注合租、群租问题,主要是表达了一种对毕业生的担心,担心他们是否会因此对自我失去信心。每一个经历过奋斗的人都知道,在这个阶段的奋斗绝对不会是简单和安逸的,实现安居乐业正是激励着每一代人奋斗地动力所在。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不能简单地用“存在即合理”的逻辑对群租房中的问题一笑而过。群租房会让毕业生们产生一种失落的情绪,这并不仅是因为“为什么奋斗这么苦”,更是“为什么我的奋斗比我设想的要更苦?”。当下,原来越多的毕业生选择读研和出国来拖延进入社会的时间,这使得很多选择步入社会的大学生会对自己的人生选择并没有百分之百的自信。简陋的群租房和每天鸡毛蒜皮的生活琐事会让身处其中的人加剧对自我的否定,改变的难度之大更让他们产生严重的社会层级意识,好像身在其中就不能自拔。

我们追求和向往的生活很有可能就像阳光一样,盼望能够早些照进年轻人的生活。所谓蜗居,蚁族不只是指房型,更是指生活其中的年轻人养成了“蚂蚁心理”和“蜗牛心理”,不断放大了自我的渺小和无力,对肩上的生活重任充满了恐惧,将拖沓,懈怠的生活方式带进工作并习以为常。迷失了梦想,拘禁了自我,才是群租房打碎年轻人梦想的沉重一击。

首页12末页

成都沈阳冲压弯头

郑州十字绣抱枕批发

云南不锈钢庭院灯